当情绪进入身体 | 咨询案例:我的胃病怎么就变成“躯体形式障碍”了?

2019/9/19 14:47:30 暮夏

刘丹的“胃痛”至少有五年以上病史了。最开始,刘丹只是时常胃痛,因为有一阵子她工作特别忙,每天饥一顿饱一顿,饮食没有规律,体检时查出来是浅表性胃炎。

后来她一边治疗一边食疗,过了一年多,胃炎养好了。但是医生嘱咐她说,平日里要注意饮食,如果回到她以往的饮食习惯,胃痛随时可能复发。

自那以后,刘丹在饮食上特别注意,只要一有胃部不适就去医院看医生,做检查。不知道是频繁检查的关系,还是时常担忧,她从心情紧张变成了神经障碍,不到两年,她又被查出来浅表性胃炎。

有一个医生跟她讲,胃病很容易得,但是很难治。如果胃炎不坚持治疗和保养,严重时会可发展为胃癌。这话把刘丹吓坏了,不只胃痛难忍,其他疼痛如头痛、颈椎病、腰痛接踵而来

刘丹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边治疗着头痛,另一边用中医针灸按摩治颈椎。为了养胃,她连续喝三个月小米。总算身体上的不适减轻了许多,刘丹最亲近的爷爷被诊断出癌症,照顾亲人又把她刚刚安稳的生活给打乱了。

从诊断到住院,从手术到化疗,刘丹的爷爷来来回回进了三次ICU病房,最终,医生的手术刀没有快过癌细胞的扩散速度。爷爷去世后,刘丹的“胃病”变得更严重了。葬礼之后,连续好几天,她没什么食欲,勉强吃些东西进肚子,之后还会觉得胃痛、胃胀,胃里像有一股气乱窜,不打嗝,也不放屁,堵在里面特别难受。

爷爷的葬礼办完,刘丹回单位上班,胃里还是难受,她以为是心情不佳导致的,毕竟她自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她跟爷爷的感情最好,心情不好在所难免,过一段日子就会好了。一个多月过去,心烦、失眠、心慌,刘丹的体重下降了10公斤,胃里还是感觉有东西堵着。

刘丹又像以前那样,到各家医院反复检查,检查费用花了不少,却没有任何异常。她的胃依然是浅表性胃炎,和年初体检的结果一样,可是刘丹坚持说自己胃里难受,还吵着要去北京的大医院做检查。

后来,刘丹干脆死马当活马医,有朋友推荐她什么异域疗法,她都听之学之,有人建议她去找心理医生瞧一瞧,她半信半疑找到了我,她自己却没想到胃病怎么就变成“躯体形式障碍”了?

听过我的解释,刘丹如遇到救命神仙一般,倾诉她多年来求医的艰难:“您不知道我看了多少科,医院的所有科室,除了儿科、妇科、产科、泌尿科,我几乎都看遍了…

去年我要参加职称评定考试,我定的目标都是比较高的,所以压力大,任务重,复习了一个星期不到,我开始腰疼,去拍X光片,医生说没事儿,让我别太累,好好养着,我忍着腰痛检查到考完试,之后我就住院了,腰疼得厉害,不能忍了…

后来,腰不疼了,胃开始疼,就好像疼痛会游走一样,头一天胃痛,第二天就是颈椎,然后是肩膀,核磁共振、验血,什么都做过了,就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刘丹缠着我泄洪一般讲了一通她几年来走的弯路,好像在抱怨“你为何不早些出现,免得我受这么许多的苦”,好在,辗转了这么久,终于有人能够清楚明白地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躯体形式障碍是一种心理疾病,但是身体上的疼痛表现得明显而实在。患者长期被身体不同部位的症状(主要是疼痛)困扰,频繁就医,但是找不到产生症状的身体原因。常见的就是慢性疼痛,比如头痛、背痛、腰痛、胃痛。究其原因,有家族遗传的因素,也可能是伴随PT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而来的身体症状。

家族病史研究显示,躯体形式障碍有在家族内部代代相传的迹象,主要是家族中的女性。女性患者普遍存在焦虑和抑郁症状。

由于自身的病症困扰,患者在为人父母之后可能疏于照料孩子,使得孩子将“生病”作为获得大人关注的方法,用身体上的不适来表达情绪,可以说,父母存在躯体形式障碍的家庭里,孩子同样患病、频繁住院和企图自杀的概率要更大一些。

成年人来说,人格特质倾向于敏感、多疑、固执、谨小慎微,对身体过分的关注,要求十全十美者容易招惹躯体形式障碍,其中男性患者可能存在强迫人格,女性患者与癔症性格有关。有的人特别“惜命”,身体有一点抱恙便神经紧张,稍微有点消化不良,便感到胃痛、胸闷,甚至怀疑自己得了胃病、心脏病之类。

除了遗传、心理上的原因,外界环境的变化,如老年独居、丧偶、亲人去世、婚姻变故、子女成年,长时间在孤独固定的环境里生活,缺乏依靠和安全感,这些外因也会造成躯体形式障碍。因为外界刺激带来身体上的不适,患者往往被免于家庭责任,如生病的丈夫休养在家,可以暂停工作,同时还能获得家人的关怀与照料。外界的反馈会助长患者的消极情绪和消极行为。

当然,经历过重大的自然灾害、身体遭受虐待、性虐待,或者童年经历不幸的人,会把躯体形式障碍作为PTSD的一种表现形式留在生活中。比如针对墨西哥裔美国人的调查显示,出生在美国的墨西哥裔美国人患躯体形式障碍的比例要比那些移民到美国的同胞低得多。

躯体形式障碍诊断起来不易,许多患者兜兜转转许多年才从身体疾病转向心理疾病的治疗。治疗这类患者也不容易,首先很多人并不相信他们身体健康,因为疼痛、不适确确实实存在,即使治疗师告知那是心理因素导致的,他们也会固执己见。

如果躯体形式障碍患者能同意接受心理治疗,自然再好不过。指导患者及时表达消极情绪可以作为干预躯体形式障碍的第一步,如果身体疼痛来自生活早期的创伤事件,可以用诱发回忆的方式认识情绪与躯体症状之间的关系。药物方面,抗抑郁类药物对躯体形式障碍患者有改善的作用。

拥有特殊背景的患者,治疗师也会选择与其文化背景相关的治疗方法,比如拉美背景的人对巫师有着天然的信仰,一样的治疗意见,由巫师提出来更容易让这类患者信服。

暮夏老师有话说:

当下人们开始关注禅坐、冥想对身体系统的影响力。无数研究论文证明,禅坐、冥想等能够让心率、血压等发生细微的变化,还能调节人的神经紧张,让患者体验到更舒适的身体状态。

故心理咨询要做到因人而异,治疗方法上也要多措并举,治疗效果才会最佳

作者|暮 夏

编辑|王俊楠

策划|吴乐东

上海心理咨询中心原创文章,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来源以及网站链接,违者必究。


扫描二维码
下载乐天心理APP